贱Q

噼里啪啦呜哩哇啦叽里呱啦

苏洵x王安石(纯属搞笑)


前排 @有趣的灵魂

本意就是纯属搞笑。和朋友赶作业时的想法。
!!!!和历史人物有关,您要是看着不爽,还请看到这句就点返回键。

网络谩骂少一点,期中成绩好一点。
主动避雷,文明快乐你我他!

苏洵x王安石(据我俩分析神宗皇帝还能来搞一个三角,再说吧…。)

搞作业时,朋友腾讯发图,内容是苏洵写辨奸论嘲讽王安石,于是我们激动的开始了脑洞,瞎扯了一段东西。
看苏东坡传有感而发.jpg。

以下为正文。













  
    人群全部离去已是黄昏。天上只有归巢乌鸦掠过。
   
    王安石立在门前,看着那些人的身影慢慢变成黑点消失于路的那一头。可这时,远处有个放大的人影缓缓走来。那人脚步不紧不慢,脸上还挂有嘲讽的微笑。


   
    王安石向前迈了几步,似是确认那人的身份,待看清那人俊美面庞后,王安石羽睫轻颤,眉头微蹙,面上全是愠怒之色。
 
   那人不慌不忙摇着手里的扇子,吊坠也随着扇子的晃动而转着一圈又一圈,在王安石看来那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挑衅的气息。


  
   苏洵特意走到王安石面前细细打量,鼻子里哼出一声气音,嘴角高扬。
 
   王安石从未见过这幅模样的苏洵,也未曾想过第一次见他笑,竟是这种情况。 
  
   王安石冷言:“大人到寒舍是为何事?”
   
   苏洵没回答,手里自始至终摇着那把扇子。二人离得极近,苏洵冷淡的气息伴着扇子掀起的空气,直扑向王安石的脸庞。
 
“看你。”苏洵应道。
“看你冷眼心燥,看你孤寂背影,看你落魄模样。”


 
   王安石刚想指着他破口大骂,却在手即将抬起的那一刻顿了下来,思索三秒后,清亮眸子眯了起来,发出一丝危险的气息,故作轻松的语调使得周遭的温度骤然下降三度。

“看我?大人真是好兴致啊,真是难为大人浪费大好时间到寒舍看望在下一个区区贫苦百姓了。”
   
   苏洵闻言轻笑一声,手里的扇子摇的越发慢了。他抬起另一只手,轻轻捏住王安石的下巴,逼迫他把头抬起,目光冰冷。
 
   半晌,苏洵轻启薄唇:“是啊,我来看望你,你就没有什么东西要表示表示的吗。”


 
    王安石偏过脑袋淡淡回道:“不知大人想让我表示什么,落魄模样您也看到了。寒舍实在是没什么可以招待的,您请回吧。”

    语毕,王安石伸手握住苏洵手腕,试图让他松手。谁料苏洵非但没有放开,还将整个人凑上前去。手指不止捏着下巴而是整个儿狠狠掐着,周遭更是冷到了极致。

    王安石皱眉忍痛,眼神紧锁着苏洵:“大人,您这是想干吗?”

    苏洵收扇,轻轻敲打在王安石脸颊,倏地笑了出来,但脸色不知为何更加难堪。“你真不知?”

    王安石无心再闹,喝道“放手!”

    谁知苏洵变本加厉,那张好看面容一点点凑近,王安石能感觉到苏洵的气息在他脸上扫过。最后苏洵在离王安石五公分的地方停下,不管王安石的挣扎,死死盯着他,试图从那双愠怒的眸子里看出点别的东西。
 
    过了片刻,苏洵再一次问出了那个早在心中问了千百遍的问题:“你当真什么都不知晓?”

    王安石愈发烦躁,他一把挥开苏洵的手,后退三步,歇斯底里的声音爆发出来:“不知道!寒舍太过简陋,容不下大人了!大人还是走吧!在下不挽留了!”

    苏洵闻言,本要伸出的手悬停于半空中,冰冷的眸子边缘竟微微泛红。他愤怒收手,潇洒利落地转身,留下了一句话便留王安石一人在屋子里发愣。 

“那我便告诉你,我最中意的人,是你。”


 
   苏洵展扇没再多留一步,转身便走。步伐不似来时那般轻快,如今竟带些落荒而逃的意味,仿佛是赌桌前那位将筹码底牌尽数摊开的玩家。

    王安石愣怔在原地。晚风吹过,他的鼻子有些泛红,这又使他想起方才苏洵的模样。他记得异常清楚,苏洵眼角那点艳色,王安石忍不住咽了咽。他望向苏洵的背影。今日苏洵身着一套浅蓝衣衫,现在看来更是凉意满满。

    我最中意的人,是你。耳畔无法消失的是苏洵的那句话。

    是我
    苏洵最中意的人是我
    他最中意我。
    中意也是喜欢。
    他最喜欢我
    苏洵最喜欢的人是我。

    王安石向前迈步追赶那人,没料苏洵赌气一般走得更快。王安石低声叫到:“苏大人。”苏洵未予理睬。王安石便拽住他:“苏洵!”
 
    苏洵顿步抽手,用扇子抵住王安石冷漠开口:“我该说的都说了。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